中华复兴社揭秘不眨眼的蓝衣社

军事新闻 2020-03-26192未知admin

  如果不是因为传教士透露出来的消息引起的压力,如果不是这些使军队纪律已经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是不会停止的。

  从1930年对根据地的第一次“围剿”开始,在占领红军根据地后,都会进行报复性,而这一活动主要由内仿照意大利黑衫党与冲锋队形式建立的蓝衣社来负责。

  (注:蓝衣社(The Blueshirts),全名中华复兴社,是1930年代的一个内部组织,积极效仿意大利和主义的褐衣党(brown shirts)和黑衫党(Black shirts)。核心组织“力行社”(全名为“三义力行社”)最早由一些黄埔军校学生组成,强调以建立其“在全国目中的至高权威和中心”为目标,自1932年正式成立;到1938年因“发展到过于庞大,而失去其以暗配明的作用”及对日抗战的开始,该社于该年解散。)

  1、康泽的别动队在接管地方后,以过去的户籍资料为准进行清查户口、划分保甲等工作。人甚至认为这是中国有史以来最详尽的一次户口清查,其目的是为了抓住任何一个红军或党的嫌疑人员及家属。

  对逃跑的和苏区有联系、或者有子弟在红军部队的人家,别动队实行方式,凡及时回村“报到”并登记户口者,视为“及时自新”,而未来自首者“一经察觉,罪及全家”。

  在一批逃亡地主、中华复兴社富农返回后,他们迅速成为了别动队在当地的民间基础。保长、联保主任的人选,就在这些人中指定产生。而临时衙门、保甲长产生后,“标准战略村”、保甲制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和惊人的恐怖被推行着。

  康泽指挥别动队员和临时征集的地主武装,将过去居住在自然村中的村民出他们的住所,然后赶进标准“战略村”,把数以百万计的原住民,都象牲口那样圈禁起来。在村民被进战略村后,非常严厉的“保甲制”就开始了。

  这个“保甲制”是现代史上最耸人听闻的.之一。它,任何一家人要证明自己的“”身份,需找到四家作保,不“通敌”、不收留一切嫌疑、不供给物质给红军。不能找到四家作保的家庭全家灭门,五家连保,“如有敌情”不举报者,也要灭门。一家犯事,除该家毁家灭户之外,其余四家也“”!

  “五户连保”以及“一家出事、其余抵罪”的政令,在熟悉当地的保甲长支持下,异常顺利地取得威慑效果。前别动队人员在《回忆别动队始末》一文写到:不管是他作为中队长进驻瑞金后,还是在战争结束前的其它地方,因为对“已自新的农民,联保主任都暗中”,这个严密的民间网使地方整肃。曾以“滴水不漏”来评价别动队的工作。

  全面占领苏区后,在江西搞的“新江西模式”的第一个举措是组织“壮丁队”和“铲共义勇队”,为此,别动队对江西的百万青壮年实行全面、严格的管制。前别动队人员刘操的一份回忆材料写到,当时江西农村 “凡年满18岁、不足45岁之壮丁”,一律编入壮丁队。壮丁起居、外出,受到全面,“每天早晨出操,人人必到并绝对壮丁离家远出”。

  至少有五十万人被编入壮丁队。它的“积极”则组成“铲共义勇队”,“铲共义勇队”的人数有几万人。别动队还在各村成立夜校,前苏区成年男女都必须进夜校,参加壮丁队、“铲共义勇队”。成年男女进夜校后每个人需要“认识500个以上汉字”。

  完成扫盲后,则被要求熟记、《剿匪手本》。而江西各地的土墙柴门上到处粉刷着“攘外安内”、“剿匪救民”、“消灭.”、“严密保甲组织”等。每个清晨和傍晚,所有的青壮年男女都必须在别动队指挥下集中在村口朗诵这些口。

  江西的主义被根本地根绝了,几年后,宋美龄在《西安事变半月记》里,以“江西地方迅速复兴”的字样,来概括别动队的成就。

  在江西,别动队也因此达到了它组织的顶峰。半年时间,别动队从三个大队扩充为七个大队,拥有人员7千余人,普通1万7千人,控制正规军3万余人,管辖着江西500万左右的居民。

  一些考察战后江西的记者和学者,他们婉转、隐约的文字背后,描述的则是在大约3年时间里,别动队毫无、的。在无人区、收复区和 “标准战略村”,在每一个村寨乡镇,别动队成为东南部江西事实上的“军”,而且是江西有史以来最的。对原苏区,他们所到之处,石头过刀,万户萧条,中华复兴社一个人口不过二、三十万的小县往往就被屠戮精壮数万人。在闽西的连城、江西的兴国等县,仅三年时间就变成了几乎没有男人的县份。

  《北华捷报》的一名记者言辞晦涩地称:“们”对于别动队甚为恐惧。 的数字是在三年中消灭了100多万江西“赤色”。宋美龄的说要放肆、大胆得多。在一次旨在嘉许别动队的谈话里,她说:别动队在江西已经“结束了对的军事.”,而在河南,“应采取相同的办法”。

  1933年年底,约2400名“别动队”人员开到了大别山。该部别动队由蒋伏生指挥,其实施的政策如何形容呢?如果说别动队在江西搞了一个,那也只是的第一层,而大别山则是的第十八层。

  “匪共为保存田地,始终,应作如下处置:一,匪区壮丁一律;二,匪区屋一律;三,匪粮食分给剿共义勇队,搬出匪区之外,难运者一律。需用快刀斩乱麻的方式,否则剿灭难期,徒劳布置。”

  这次集体得到完全贯彻,并直接造成大别山地区一百万多青壮的死亡,使剩下的老幼妇孺无家可归,成为难民和饥民,并最终大批饿死。这一命令是由蒋伏生草拟,由那个在南京以徒或儒自居的蒋总裁所批准下达的,由于这一命令的执行者大多是那些以“正直”的军人自居、强调“廉洁和献身”、立志“复兴国家”的蓝衣社,所以被执行得非常彻底,鲜有遗漏与幸免者。

  《剿匪战史》(邓文仪主编)所载,人口九万的金家寨县城,第一个月“枪杀与三千五百多人”,县城之外,“在古碑冲处死、的至少九百多人;在南溪、竹畈、各镇的、家属,以及伤病员至少三千人;上楼镇一次杀了一千二百多人;胭脂河坪了杀了一百多人”。9万人口的金家寨,仅一个月时间就被杀了上万人。这本来是别动队用来的资料,不过现在成了难得的历史文献。

  同时,别动队还建立了,由别动队员、会武装“三枪会”和地主还乡团。当地的传教士的记录中说:“那似乎是一个原始地带的沼泽,被关押在那里的人,象苍蝇一样成片成片地死去。接连几天我都在做噩梦,每当我一闭上眼睛,就能看见那些后悔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可怜的人。”

  到第二年,金家寨建立时被关押的一万多人剩下的还不到一千人。但是还没有结束,当地传教士还记录到,沙河流域的金坪树镇一带,“两三千的妇女用绳索串成几里长的一排,执枪的士兵象牲口一样,把这些可怜的女人一个个明码标价。她们被卖到了外地。这种悲惨的景象使我想起贩奴运动早期的美洲,而我原本以为这个景象不会再界上的任何角落出现”。

  贩卖这些妇女的所得现款,“一律充当军饷”。中华复兴社但不久后,因为数以万计的民团无法发放薪饷,别动队又自告奋勇地开始了卖孩子的。几千名14岁以下的儿童,就这样成了、合肥的许多工厂的包身工,乃至士绅家庭的奴婢和妓院的雏妓。

  在1935年大告一段落后,湖北有四个县,安徽有五个县,河南有三个县几乎人口,全成为废墟。在最为惨重的天台山和老君山一带,原本有6万人口,但到1934年年底,“整个地区只剩下不到300个老人和几个病弱的小孩”。

  著名红军将领徐海东的全家连同亲属、族被杀了66口人,几乎灭门。他曾回忆说:“曾一旦占领我的家乡,姓徐的一个也不能留。在句容集镇,有一条街上,以前有许多苏维埃合作社,人们安居乐业。如今一切已化为乌有,只有几个老年人。他们领我们走到镇外的一条山沟,只见十七具半裸的年轻妇女尸体在之下横七竖八地躺在那里,她们都是遭后被的。我们都哭了。我们无法置信中国人会对中国人如此的”。

  “”持续的时间是6个星期,蓝衣社别动队的却整整延续了一年。一直到1934年年底,村镇、焚烧屋、贩卖人口的还在进行着。 “我记得在几个大工业中心,有成百上千这样的人到达那里,通过中间人从军官那里购买男孩和妇女的大量交易进行着,一时成为非常有利可图的买卖”(,《红星中国》)。如果不是因为传教士透露出来的消息引起的压力,如果不是这些使军队纪律已经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是不会停止的。

原文标题:中华复兴社揭秘不眨眼的蓝衣社 网址:http://www.bestpluginsforwp.com/junshixinwen/2020/0326/25858.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无边无际新闻网 www.bestpluginsforwp.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