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师傅一个残疾算命的真实故事

数码新闻 2020-05-23120未知admin

  我从生下来不到三岁的时候,得过一场大病,致双腿残疾,后来瘫痪。从我有记忆时起,很羡慕别人用双腿走,再有些不幸的人,虽然缺胳膊少腿但他们用拐杖撑着,也能走,而我的两条废腿完全没有知觉。不说是走,就是爬也爬不动。这双腿反倒是身体的一个累赘。我一身的经历,真是痛苦不堪。现在回想起来,真令人发悸。我曾多次想到,也实施过几次,都被人救起。就连我自己都不曾想到还能活到今天。命运天注定。我来到这个世界就是来的

  七十年代初,那时候的农村,生活条件特别贫困。社员们每天都要上工做农活,我的父母根本就没时间管我。我就读的小学离家有五,六里程。我是个不会走的人,如果自己上学去,简直是不可思议,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本来父母是不让我读书的,是我隔壁家的一位老师看我很好学,苦口婆心地了我的父母,我这才有幸在八岁半的时候踏入学堂。

  起初读书只是我的,可没想到,读书对我来说真的是人生中的开始。此后的经历比别的孩子要多付出百倍的艰辛。

  记得我第一次去学校,是凌晨两点出发的,我用双手撑在地面,一步一步的身体,移两三步便休息一会儿,就这样不停的移和歇,直到天明已累得大汗,更是精疲力竭。回头看看我所走过的程也不过两三百米远,估计照这样速度走到学校至少得两天两夜,后来遇见了老师才把我背到了学校。

  有人说“穷家的孩子会读书”,还有人说“四肢不全的人头脑发达”这两种情况我都具备,也许是我读书的成绩特别好的原因,老师非常喜欢我。他不仅同意了我想法,还给我鼓励,加油。

  由于我用手移步,所以手劲比别人的要大,许多大人们和我扳手腕或扭都比不过我。为了学会用手走,我花了很多时间,由于身体特殊的原因,开始很难掌握的平衡,先要别人把我倒立起来再开始走。在摔过无数次跤后,我终于可用手走了,又经过半个多月的苦练,我可以不用别人扶助,能自己立起来行走。

  此后在上学的途中我就用双手慢慢走,先是十米一歇,二十米一歇,然后五十米,一百米,两百米,甚至到一公里,两公里。几个月后我倒立走就很轻松自如了,几乎可以与正常的孩子们一起同时走到学校。

  有一次放学回家,天上突然下起了大雨,面湿滑,在那个年代是没有水泥的,我从学校走回家,摔跤不下百次之多,浑身是泥糊啸天,仿佛就像一个泥球,身上也被摔得青红紫绿,头上是大包小包的,还引起了一次严重的感冒。在这次病中我昏迷了两天,大人们以为我的已尽,但我后来神奇般的活了过来。

  在热天的时候,炎热的太阳把地面晒得发烫,特别是厚厚的泥巴灰尘,温度高达四五十度。我的手掌畏在其中,就像放进了火盆,实在难熬,心里一心就渴望着暑假的快点到来,早点结束这种难耐的。每逢冬天,别的孩子是穿着暖乎乎的棉鞋过冬的,我的肉掌只能接触冰冷刺骨的地面。冬天的手被冻得红肿,烂痛。遇上打霜和结冰的面我就惨不堪言了。

  从我家里到学校,先是走居民点前面的一条泥巴,然后再到一条宽敞的大道,再走三四里才能到达学校。后来搞修建,地上全部铺满了坚硬的碎石,这条是我上学的必经之,第一次走在碎石面时,手掌上厚厚的老茧,虽然抵挡了一阵子碎石锐利的锋尖,可走了不到一里,手掌开始磨穿,我咬紧牙关走到学校时,手已成了皮肉模糊的血掌了。

  此后上学,我只能绕道而行。绕近是要经过田间小道的,就是田埂,非常窄,一边是绿油油禾苗的稻田,一边是杂草丛生的湖塘。有一次由于田埂土质松软,加之又窄,尽管我非常小心,但我还是掉进了河里。我抓住了树枝,任凭你使尽浑身力气,再怎么爬也爬不上岸来,只得浸泡在水里。过了许久才有人经过,把我弄上岸时,我整个双腿及腰部沾满了硕大的蚂蝗。它们的小嘴从我的汗毛腺眼体内,我的血液把它们胀得又肥又大。见到这种情况,使我心惊肉跳。从此后再也怕从这里走,只好走很长的一段弯。

  我在小学读玩了六年(当时小学有初中,以后被砍掉),转入初中时,我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上了的一所重点中学,学校离我家十里程。到学校要跨过一座桥,是一座摇摇欲坠,陈旧不堪的木板桥,多年失修,残缺不全。桥上一根扶杠,正过桥是没问题的,但对我来说,扶杠就不起作用了,不管怎样说困难是必须克服的。开始走的时候,心里害怕得惊出一身冷汗,以后走的次数多了,这个难题就自然就解决了。

  但我很怕下晚自习后黑夜回家,有一次在桥上一手踏空,险些掉进了河里。我被挂在桥墩的腰栏上,半夜时分,喊天不应,喊地不灵,最后是我父亲见我转钟了还没回家,跑到学校找我,过桥时,我喊他,才把我救起。

  学校离家有十里之遥,为了上学不迟到,我几乎每天早晨五点开始上学,放学后晚上十一二点到家。如果是下雨天,我就自带干粮,蜷缩在教室里过夜。初中毕业后,我的学习成绩在全校名列前茅,顺利地考取了县里一所重点高中。

  到一中报到时,由于体检不合格,像我这样双腿残疾的人,学校是不收的。因此,我被退了学。好在一些乡镇的普通高中,为了提高学校的知名度,吸收生源,对一些学习成绩优秀的学生提供条件。有好几个学校的校长或领导都来过我家,希望我能够去他们所在的学校就读,并承诺对我特别关照,我最终选择了一所离我姑妈家较近的学校。

  七十年代末,在农村就流行有这样一句话,“电灯电话,楼上楼下”这是农村人对电的一种。八十年代初,在我读高中时,农村开始试行用电。姑父是队里负责抽水的,刚开始试用电机抽水,并修建了一个机,机内有水池,有电机,有水泵,旁边还有开铺的床台。

  在那个时候,这台抽水泵为队里的排涝抗旱立下了汗马功劳,所以队里要安排人守着,特别是在夜里怕被盗。姑父和队长商量,让我住机。

  我欣然同意,一则离校较近,二则取水方便,我用手走,经常要洗手,只需把电闸上推,便有水来。三则有电灯,看书写字很方便。

  可机很矮小,周边无树木,是单家独户,裸立在太阳光照之中。屋内非常热。蚊子特别多,虽然有蚊账,可隔不住野外细小的蚊子,它能穿过蚊账,在我的身体上地吸食我的血液。早上起来,蚊帐上密密麻麻巴满了喝了我身上的血而胀得很大的蚊子,我用手把它们拍死,手掌上全是血。浑身上下都是蚊子咬过的针眼。

  到了冬天,寒风萧萧,野草袅袅。墙壁到处漏风。屋内沙沙作响,特别是晚上刺骨的寒冷真让人瑟瑟发抖。

  从我家里到学校,先是走居民点前面的一条泥巴,然后再到一条宽敞的大道,再走三四里才能到达学校。后来搞修建,地上全部铺满了坚硬的碎石,这条是我上学的必经之,第一次走在碎石面时,手掌上厚厚的老茧,虽然抵挡了一阵子碎石锐利的锋尖,可走了不到一里,手掌开始磨穿,我咬紧牙关走到学校时,手已成了皮肉模糊的血掌了。

  此后上学,我只能绕道而行。绕近是要经过田间小道的,就是田埂,非常窄,一边是绿油油禾苗的稻田,一边是杂草丛生的湖塘。有一次由于田埂土质松软,加之又窄,尽管我非常小心,但我还是掉进了河里。算命师傅我抓住了树枝,任凭你使尽浑身力气,再怎么爬也爬不上岸来,只得浸泡在水里。过了许久才有人经过,把我弄上岸时,我整个双腿及腰部沾满了硕大的蚂蝗。它们的小嘴从我的汗毛腺眼体内,我的血液把它们胀得又肥又大。见到这种情况,使我心惊肉跳。从此后再也怕从这里走,只好走很长的一段弯。

  我在小学读玩了六年(当时小学有初中,以后被砍掉),转入初中时,我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上了的一所重点中学,学校离我家十里程。到学校要跨过一座桥,是一座摇摇欲坠,陈旧不堪的木板桥,多年失修,残缺不全。桥上一根扶杠,正过桥是没问题的,但对我来说,扶杠就不起作用了,不管怎样说困难是必须克服的。开始走的时候,心里害怕得惊出一身冷汗,以后走的次数多了,这个难题就自然就解决了

  有一天,“准八字”左手持铃铛,右手拿着一根竹棍。走几歩敲一下,“当”。慢慢地向我家走来。听到,周围的人都会知道一定是“准八字”来了。他走到我前时,父亲留他在家食宿,在聊天时,“准八字”从父亲口中得知了我的情况,他表现出既同情又高兴,于是对父亲说:“我破格收你儿子为徒,不知他是否愿意?”我别无选择,只好拜他为师。家里准备了一桌有荤的桌席,上座,我跪拜磕了三个响头,简单的仪式就算结束了。他在我家歇息了三日,便带我启程,游走四方。

  我要随走了,三年可能不会回家。住在隔壁家的知道我去学算八字后,他并没有反对,还特地到县城给我买了两本《三命通会》全集和一个笔记本。他对我说:“多看书,多研究,行行出状元。以你的学习能力,一定会出人头地的。”他的一番话,让我感激涕零。他对我的一生有很大的帮助,我无以,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好好学习,不他对我的希望。

  我打点行装出门,踏上了漫无目的的行程。这是我第一次迈出,虽说心里有点忐忑不安,但我也安慰道:什么样的苦我没吃过,什么样的困难我没见过呢?而且还有关照着,我的心也宽慰了许多。

  我们每到一个地方,别人都会用惊异奇特的目光盯着我,有些不知事的小孩们围着我打转,口中喊道:“摆子”“摆子”,“瘫子”“瘫子”他们一边跑一边跳,口中不停的喊不停的叫,在旁边喝道:“没知识,没教养。”并对大人们说;“这是我的徒弟,他很聪明,用手走,跟一样,你们不要他。应该多体谅和鼓励他。”

  在那个时候,农村已经开始了单干到户。许多农户因为联产承包,把自己的责任田细心经营,粮食一年比一年丰收,农民开始慢慢的富裕起来。这对我师徒俩吃百家饭的人来说,打饿肚子的次数就要少多了,由于在这一带走了几十年,名望非常好,无论是谁家在吃饭的时候都会叫喊我们一声。所以我们在外吃饭还是不成问题的。

  我们又走了一小会儿,到了一个居户密集的地方,到一前喊到:“老板讨个歇吧”,

  主人把我们请进屋里来并安置坐下,还给我们打水洗漱。正要给我们安排睡的地方时,说;“我们不睡床铺,把灶角窝子多放点草就行了”,主人说;

  主人也只好依他,于是到旁边安排去了。灶角窝子是什么呢?有许多人没见过也不懂,那时的农村是不烧煤,不烧电的,煮饭,烧水都是用柴。专门有一间偏屋,用土砖砌的灶,灶口前用砖砌的一两见方的围子,里面放着烧火的干柴,或是稻草。为了不太麻烦别人,是这样睡的。

  我和挤在一个灶角窝子里睡。我感觉到很难受,却很习惯,他对我说;“像我们这种人,是吃苦的命。不要给别人添太多的麻烦。能够有个地方歇息和填饱肚子,有个遮风挡雨,遮阳蔽日就够了,我睡了几十年,早已习惯了。而你,也该告别你以前享受温暖的被子了,渐渐会习惯的。”那一夜,我们垫的是稻草,盖的也是稻草。我却一夜没睡好觉。

  但从来舍不得花掉半分钱,哪怕口干渴得冒青烟。也不会买一瓶水喝。一天我们落到一家歇息,人家给我们端了一碗水喝。闲聊时获知,旁边一家十四岁的小孩得了急性,需要马上住院。小孩的父亲急得到处借钱,东凑西凑也还差许多,这时,断然把身上所有的钱拿出来给他,说:

  “拿去治病,赶急要紧。”这人说:“怎么能拿您的钱呢。”但又出于无奈,只好接着。

  此后我问为什么把所有的钱都给他?说:“我们吃的、穿的、住的都来源于百家,我的收入会一分不少地归还给需要善用的百姓。人要积,多做善事。才能消灾除难,逢凶化吉。我们上辈子多,这辈子受,下辈子就好了。”

  跟着一月有余,他不教我半点东西,只是让我听。他说八字的时候,振振有词,讲得仔细,前事断得准,后面的事情也算得明。他多作些和细心指导。

  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算他三天之内有血光之灾,并叫他在家呆着不出门。结果,他闲不住。第二天在做子的隔壁家里被一块掉下来的砖头打中脑门,当时无救死亡。

  还一次是将要临产的婴儿算她是个女孩并上唇残缺,果真。再有一次,一位年将七十,比较健壮的老汉算寿元,看还活得多少年,说他年三十死。过年的这天早上吃了年饭,他还庆贺自己这一天无凶灾。结果下午脑溢血而死。

  “今晚东面上有不好的事情出,或者是凶灾,你们都在家避避凶险,算命师傅不要出门。”大家都感到很疑惑。

  在这天晚上,邻队与邻村引起了一场械斗。造成了三死二伤,并有四人为此。这场事因是:白天邻村的唐某与邻队的黄某在上骑自行车相撞,二人争执,打架,唐某吃亏。晚上他叫上不服气的兄弟四人,带上锄头复架。被叫出来的黄某拿着一把锹出来招架,闻声出来的黄某妻弟二人出来劝架,对方以为是助架的,情急之中,顺势两下,二人被打翻在地,黄某见状,迎起锹准备还击,也被,唐某四人虽以为不会伤命,但还是逃之夭夭。当夜里三人死亡,唐某四人三天后被抓,后来。

  每晚和睡在一起,他慢慢开始教我,并且教得很过细。先是让我背天干和十二地支,天干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葵。地支为: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又再背六十花甲子,为:甲子,乙丑,丙寅,丁卯……壬戌,葵亥。又背六甲纳音,甲子乙丑海中金,丙寅丁卯炉中火……壬戌葵亥大海水。我所背的东西,都要一一检查,然后再其含义以及与之相关联的一些知识,比如说;天干地支的,属性。地支对应的,属相,的生克制化,刑冲克害,地支藏干,的旺相休囚,支元,以及四时二十四气,时辰等。对我说;“要背的东西很多,你慢慢学,不要急于求成。命理知识很,常言道;三年学皮毛,十年才通会。”他又说;“我跟三年,就背书三年,你也一样。”

  叫我三个月把这些搞懂,而我只用了十天就融会贯通了。检查时我对答如流。他说我学这个是天才,其实不然,我的书上都有,因为我在空闲或雨天时都在看书,甚至把他以后要教我背的东西我都看过了。盲派是死记硬背的,因为眼睛看不到,只是普通记忆的人,是要反复教的。而我不同,只要稍加点拨,我便就会。

  我跟说:“不管我学得快还是慢我都跟您学三年。”说“既然这样,我就告诉你排八字,你先背百年日。”

  听这么说,我吓了一跳,这怎么背呀。我在想:背年份,不难,记着一年的甲子,用手掌诀顺推很快可以算出来。

  推月也好算,因为地支是正月建寅,二月建卯,三月健辰,四月见巳……十一月健子,十二月健丑。地支基本上是固定的。

  推月天干以;甲己之年丙首,乙庚之岁戊为头,丙辛岁首寻庚始,算命师傅丁壬壬位顺行流,诺言戊癸何方发,甲寅之上好追求。这样也很易容推出月天干来。

  如果推时,时支是已知的。推时干以;甲己还生甲,乙庚丙作初。丙辛从戊起,壬子是真途。这些都不难。

  但是,推日就不同了,一般的人是推不好的,这是盲派特有的绝巧,是谁也不传的,一般人都是查的万年历。

  告诉我的时候,千嘱咐万嘱托,不要随便传人,其实也不是很难,不过背还是要下点功夫的。

  固定某一年的起头,比如我就是以一九二二年起头的,那年立春的那天是正月初八,癸卯日。再以此为头,顺推六甲,二甲落在三月初九,三甲落在五月初九,四甲落在六月十一,五甲落在八月十二,六甲落十三。一九二三年春甲是;二二年十二月二十,己酉日,二甲落在二月二十一。三甲……就这样背百年春甲。记百年春甲日,并且还要背百年里润月年,我背了整整半年之久。

  也许大家有点疑惑不解,为什么一九二三年的春甲在一九二二年十二月二十日呢?这是因为命理学是从古延续至今的。

  古时候的日历和我们现在的公历不一样,我们称它为古历,也为阴历,古历是以四候二十四节气为依准的,四候为四季,是地球上冬去春来,四季更迭,寒来暑往,气候多变,古人们以此把它列为春,夏,秋,冬而称为四季。二十四节气分为十二节气和十二中气,二十四节气为;立春,雨水,惊蛰,春分,清明,谷雨,立夏,小满,芒种,夏至,立夏,小暑,大暑,立秋,处暑,白露,小寒,大寒。古代的一个时辰是现在的两个小时,它对应的时间是;23-1点子时,1-3点丑时,3-5点寅时,5-7点卯时,7-9点辰时 ,9-11点巳时,11-13点午时,13-15点未时,15-17点申时,17-19点酉时,19-21点戌时,21-23点亥时。那个时候讲真太阳时,与现在的时辰又有细小的变化。古代的年分界线是以立春为标准,月分界线是以节气为标准,时辰是以真太阳时为标准的。按照这样的算法,一九二三年的日子就是以二二年的十二月二十日立春开始算的。

  有一次,我给别人排了个八字,她是一九五五年正月初四的,她自己说是属羊的,我跟她说:“你既属羊又属马,但是你一定要知道你不但属羊还属马。因为你出生日虽说在五五年正月,五五年立春在正月十二,初四这天只能算着五四年,所以你真正属马。”听我这样说,她才恍然大悟,客气的对我说;“非常谢谢你,要不是遇见你,我还真不知道我属什么的。”

  一年多的时间,我几乎都是在死记硬背。背了这个背又那个,背了背地道,背了地道背 。什么“欲识三元万法,先观帝载与神功”;“坤元合德机缄通,五气偏全定吉凶”;“戴天履地人为贵,顺则吉兮凶则悖”等等。还有许多谚语形式的诗谣。最后他叫我背了盲派秘笈。

  说;“凡是要你背的,经后都会用到,你且记牢。”慢慢的开始教我八字,从四柱中的天元,地元,人元开始,看它的之气,月令提纲,旺相休囚,生克制化,刑冲克害,进气退气,贵格神煞等等,来四柱八字的特点,格局,中和,喜用,旺衰,分合等等,来评定八字里面的吉凶祸福,贫溅寿夭等再结合大运,小运,流年,流月等综合和测算。

  的盲派学术只是命理学的冰山一角,他的知识面窄,技术性并不广泛,虽说有许多命理之精华,判断事情有的确实很准,但不是很全面。比如说,在过去的几百年里,人们的事业,财运,官运,婚姻等和现在的现实的情况大有不同,以及将来的发展变化更有差距。源于古代命学,“人有七分命,三分变”的理论把它从今而论,人应该有六分命,四分变。当然有四十多年的实战经验,很好的了其中的变化,其道法高深,并形成自己的独门绝技。(他在后来也毫无保留传授给了我)。

  因为我不可能去用几十年来实践。于是,我开始认真研究《三命通会》。用书面知识来弥补我所学的盲派学术上的不足。

  我看完《三命通会》之后又研读了《滴天髓》《滴天髓阐微》,《命理探源》《子平真诠》《和穷通宝签》等书。这些书都是古典精籍。

  特别是《滴天髓阐微》在当时那个朝代名气常大的。谈到它又必须先提到《滴天髓》原著,因为前者是后者的注释的著作。对于《滴天髓》原著,人们的评价一直很高。清朝命理学家陈素庵说;“其书穷干支之情,通之变,不拘格局。不用神煞,但从命理推求,俞入俞微,俞微俞显。诚此道之专精,术家之拔翠也。”袁树珊在《命理探源》中说;“坊间有《滴天髓》一书,术者认为命书之最。”徐乐吾说;“仆命理有年,生平最服膺者为《子平真诠》《穷通宝签》《滴天髓》三书。”还说;“此中旧籍首推《滴天髓》与《子平真诠》二书,最为完备精审。后之言命学者,千言万语,不能越其范围,如江河日月,不可废者。”由此可见,这些书是命理学的魁宝,其学术精深,源远流长

  我是残疾人,没有爱好,也不好动,常是坐在一个地方,一呆就是很久。如果不是看书,几乎是无所事事,特别是阴雨天,有时接连几天,不能出门,也只有书才能打发我的时光。一本书几乎都是看了一遍又一遍,再一遍。书也被翻旧了,翻乱了。看完了一本,再买一本,因为我是不方便携带书籍的,就寄存在老乡家里,日后再取。通过看书我有了很大的收获。

  觉得我的进步很快,要我开始讲八字,那天有几个人要算,极力推荐我。并且有一个愿意要我给他算,当我排好八字后,开始跟他讲,我鼓足了勇气只说了两句就说不出来了,好像我的所学猛然间突然全部消失。我急的满头大汗,脸上通红,结结巴巴,再也讲不出来一句话来,我的第一次彻底失败了。安慰我说:“不要紧,一次不行来二次,二次不行来三次,你是平时很少讲话,跟别人很少交流,有点怯阵。再者,自卑心里强所以不成功,这很正常”。

  这次失败,我很恨自己胆小,原以为我的知识还比较丰富。在这之前,我心里就一直想说,每次都跃跃欲试。看到说得这么轻松,我以为是可以说好的,可没想到真这么难。我调整了自己的思,又鼓起了勇气,作好了准备,来讲了第二个,但还是没讲好。不过有点进步,反正跟着,讲八字的人很多,不愁讲。一个星期之内,第三个,四个,……一直到第八个才讲好。

  此后讲八字我与不同,因为眼睛看不见,只能用心讲,我常跟开玩笑说;“您是悬空”。而我不同,每讲一个八字我都要用纸、笔记录着。因为我的眼睛看得到,写在纸上可以像做数学题,几何题一样,进行综合。把八字盘排好后,考虑各种因素和相互关系,算得要细致些 。并且还便于以后再次,留个底单。在以后的看相经历中,我把每一个看过了的都记下来,久而久之,我记满了厚厚的一叠笔记本。我的名气也渐渐的大了起来,找我看相的也越来越多,便给我取了一个,叫做流云,从此人们也叫我流云。

原文标题:算命师傅一个残疾算命的真实故事 网址:http://www.bestpluginsforwp.com/shumaxinwen/2020/0523/45783.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无边无际新闻网 www.bestpluginsforwp.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